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我们尊敬的先生/女士,您好,欢迎光临论文期刊网!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尹编辑 12345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尹编辑 123456 投稿邮箱:1234565@163.com
联系电话:123456
免费电话:123456
 体育论文
山西省优秀女子重剑运动员夏训期间生化指标变化的研究
发布时间:2019-08-05 点击: 发布:中国论文期刊网

山西省优秀女子重剑运动员夏训期间生化指标变化的研究

作者:刘悦萍 来源: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 论文栏目:体育论文     更新时间:2019-08-04   浏览次

原文标题:《山西省优秀女子重剑运动员夏训期间生化指标变化的研究》,作者:刘悦萍,该学术论文发表于: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2017年4期 ,由论文网在线小编整理。

刘悦萍

摘要:文章采用血尿素、血红蛋白、血清肌酸激酶等生化指标对山西省优秀女子重剑运动员夏季训练进行训练监控。从运动员生化指标的波动来看,大部分运动员的身体机能状况良好,但部分运动员训练后不能及时恢复。女子重剑运动员不宜安排持续6周的专项训练。1号和2号队员,对现在的训练安排适应情况较好,但是年轻队员对训练适应差,运动后不能完全恢复。对年轻队员应适当调整訓练强度,或施以更好的恢复手段。通过此研究,以期为女子重剑教练员及时调整训练负荷、避免运动员损伤、保证训练的系统性和科学性提供依据。

关键词:女子重剑;训练监控;生化指标

现代击剑运动是奥运会的传统项目,属技能类一对一的格斗项目,是由双方运动员手持钢剑,头戴面罩,身着击剑服,在一条长14m,宽1.8~2m的金属道上进行的比赛。按照规则,用刺(劈)的动作方法进行攻防格斗,在击剑场上以一手持剑互相刺击,被先击中身体有效部位的一方,为被击中一剑。击剑项目对抗激烈、脚步频繁移动、手上动作变化复杂、攻防转化速度极快。需要运动员对对手的动作做出快速反应,一旦发现进攻良机就要快速,如果发现自身动作不合适就要立即调整。

近几年来,山西省女子重剑运动员在全国大赛中成绩有了很大提高,先后获得了2013年全运会个人第3名,获得2014年亚运会团体冠军,2005年全国锦标赛团体冠军的好成绩,并有1人入选国家队。根据重剑训练的特点,在2015年夏季训练期间,对山西省女子重剑运动员在训练及恢复期间的生化指标进行分析探讨,对训练及恢复期间女子重剑运动员的机能进行评定。寻找山西女子重剑运动员在训练及恢复期间生化指标的变化规律,为调控运动员的机能状态提供可靠的依据。

1研究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山西省9名优秀女子重剑运动员。年龄为18~29岁,训练年限为4~15年。运动员级别包括运动健将3人,一级运动员3人,二级运动员3人。每周训练计划相对固定,共计训练6周,训练安排见表1。恢复手段有训练后补糖和蛋白粉,柔韧拉伸练习和30min瑜珈练习。

1.2研究方法

1.2.1测试方法所有测试在山西省体育科学研究所生化实验室进行。早上7:10在运动员住地医务室,空腹采静脉血3ml,测试时间安排见表2。一部分血液肝素抗凝,在1小时内完成血红蛋白(Hb)的测试;另一部分于室温下静置30min,3000转/min离心10min,取血清测试肌酸激酶(CK)、血尿素(Blood UREA)、血睾酮(T)、免疫球蛋白(IgG、IgA、IgM)。测试仪器与设备均由山西省体育科学研究所提供,包括:7020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日本日立);diff2全自动血细胞分析仪(美国贝克曼);Immolate 1000全自动酶化学发光免疫分析仪(美国贝克曼)。

1.2.2数据统计法应用Excel软件进行统计运算并整理,数据以平均数±标准差(±s)表示。

2结果与分析

2.1女子重剑运动员各项生化指标的测定结果

从表3可以看出,训练周期中,与第1周相比,第2周的Hb、免疫球蛋白(IgA)低于基础值,T明显低于基础值,BU和CK明显高于基础值;第3周的免疫球蛋白(IgG、IgA)低于基础值,T明显低于基础值,血BU、CK、免疫球蛋白(IgM)明显高于基础值;第4周的免疫球蛋白(IgG、IgA)和T明显低于基础值,CK明显高于与基础值,BU高于与基础值;第5周的免疫球蛋白(IgG)和T明显低于基础值,BU和CK明显高于基础值;第6周的Hb、免疫球蛋白(IgG)和T明显低于基础值,BU和CK明显高于基础值,免疫球蛋白(IgA)低于基础值。

2.2夏训监测期间个别运动员血液指标自身对比

9名运动员的免疫球蛋白状况稳定,都在正常值范围内,T值相对变化不大。但个别运动员的CK、BU、Hb指标波动较大,以下是9名运动员的监测结果。

2.2.1

1号、2号运动员各次恢复值与基础值的测试结果表4,表5可知,1号队员和2号运动员的训练计划相同,各指标变化相似:6次Hb值都在中等偏上水平,身体机能保持较为稳定,说明运动员在目前饮食和训练安排下,营养情况良好。其中第4周和第5周Hb指标较低。因为这两周训练计划中加强了实战对抗性和专项技术的强度。教练期望通过两周大强度训练,使运动员对新技术掌握形成动力定型。Bu随着训练量的加大而升高,训练后次日晨Bu值都已恢复,第5周测试指标最高。cK值也是随着训练强度的加强而升高的。训练后3周和5周结果较高。1号运动员T第4周有明显下降,可能与其对训练负荷的反应有关。2.2.2 3、4、6、7、8、9号运动员各次恢复值与基础值的测试结果表6~表11可知,3、4、6、7、8、9号队员6次的Hb值都在中等水平,身体机能保持较为稳定,说明运动员在目前饮食和训练安排下营养情况良好,T值变化不大。3、4、6、7、9号Bu随着训练量的加大而升高的。训练后次日晨血尿素值都已恢复;8号Bu随着训练量的加大而升高的,训练后第2周较高。CK值随着训练强度的加强而升高,其中3号由于目前正处于改技术动作阶段,对新训练计划正处于尝试改进接受阶段,对此所表现出的生理生化指标应属正常;4号队员第5周恢复较差;6号、7号队员训练后,次日晨未完全恢复;8号队员除第2周外,其余的次日晨恢复较差;9号队员训练后,第3周、第5周、第6周恢复较差,说明其对现在的训练强度未适应。

2.2.3 5号运动员各次恢复值与基础值的测试结果表12可知,5号队员6次的Hb值都在中等偏下水平,T值变化不大,BU随着训练量的加大而升高。训练后次日晨血尿素值都已恢复。CK是随着训练强度的增大而升高的,除训练后第6周恢复较好外,其余的次日晨恢复较差。说明其对现在的训练强度不能适应。5号队员所反映出的指标变化与其自身身体状况有关。其Hb在测试前半年值为110(g/L)左右,从2008年3月开始补充补血剂,从表中看到目前该队员Hb值已经保持在正常水平,但其技能水平提高还需要长期系统训练。

3讨论

人体运动时机体内的一系列生理、生化变化是对所承受运动负荷的客观反映,若运动负荷适宜且恢复及时,机体将出现良好的适应性变化,训练负荷太小,运动能力提高不明显;训练负荷过大,不但不能提高运动能力,而且可能导致过度训练的出现。重劍比赛须在一定的时间内,主动使用剑尖方式攻击对手的有效部位,攻击的速度与力量达到电动裁判器最小感应度即可。击剑比赛持续时间长,实际比赛时间短,中断次数多,比赛中运动员总移动距离与身体能量消耗总量不大,但是单次交锋时间短、速度快、强度大。运动员在提升训练负荷的同时伴随伤病的发生一直是运动训练中的常见现象,击剑训练中也是如此。此外,训练比赛过程中的表现还与运动员的年龄、受训年限、竞技水平等个体差异有关。因此,合理适当的生化指标监控非常重要。在运动训练的实践过程中,教练员和运动员需要对国外优秀运动员和自身的比赛训练录像进行细致的多方面多角度的观察与研究分析,并运用生理生化、心理学、生物力学和医学等多种学科,对运动员的技战术关键环节问题、体能恢复问题、心理问题、疲劳程度问题和康复问题等进行实时监控与测试,采用有效的措施加以改善,为教练员对训练和比赛的调控提供可靠依据,使运动员的训练达到最优化。

关于击剑项目的生化监控,国内的一些学者已经做了部分研究,但还不系统全面。殷正云等采集12名击剑运动员在训练前、训练后2h和训练后24h的空腹静脉血,测定生化、免疫等指标。结果表明监测的生化指标在训练后均呈先升高后降低的趋势。CK的水平变化最为显著,训练后2h的水平是训练前的2倍多。训练后2h的CD4,/CD8,值不变,训练后24h,各监测免疫指标与训练前比较均升高。陈艳梅等研究了击剑项目不同剑种运动员的生理、生化指标变化,发现Hb、T随运动负荷的递增而下降,T的变化具有一定的滞后性,Hb和T对男子重剑组训练负荷的反映最为敏感,表明重剑运动员有氧能力的要求较高;CK、皮质醇对男子佩剑组训练负荷较为敏感,佩剑项目对运动员爆发力的要求较高;花剑比赛时中枢神经系统的刺激最为深刻。郭黎等在全国击剑冠军赛期间,测定了27名国家队运动员赛后血乳酸、CK和BU,发现在半决赛和决赛时运动员赛后血乳酸显著高于之前场次,1/16比赛男女运动员赛后血乳酸接近半决赛,1/4赛后血乳酸在所有场次中最低,显著低于半决赛和决赛。赛后CK、BU均显著高于安静状态,男运动员显著高于女运动员,经过12h的恢复后,次日晨运动员CK、BU均未恢复到安静状态。说明击剑运动的主要供能途径是ATP-CP和糖酵解系统,佩剑为典型的ATP-CP供能,花剑和重剑对糖酵解系统供能能力有更高要求,个人赛后运动员经过12h后机能并不能完全恢复。

本研究发现,在整个训练计划过程中,BU和CK值是随着训练强度提高而升高,Hb、T、免疫蛋白变化不明显,说明运动员训练未达到过度训练。1号和2号老队员,对现在的训练安排适应情况较好,生化指标变化不明显,而年轻队员对现在的训练强度适应能力差,恢复也差。这可能是由于老运动员经过长达15年的系统专项训练,机体对6周的专项训练强度适应性较强有关。训练年限15年以上女子重剑运动员的生化指标变化情况与总体变化趋势并不相符,但老运动员一直反映比较疲劳,可能是长期训练造成疲劳未及时消除造成的。建议教练员在制订训练计划时,应充分考虑个体差异,区别对待。在长期的竞技体育科研中,常常发现常用的生化监控手段如Hb、BU、CK、T、皮质醇等虽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训练比赛的负荷,但由于测试本身是有创伤的,不能无限制的采样,大多只能作为阶段性的监控手段。对于较短时间的训练内容如个别课单场比赛等的监控则很难做到精确监控。另外上述生化指标是运动员机能的综合反映,测试结果除了与运动训练有关外,还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在实际应用中往往会出现测试结果与教练员运动员主观感觉不符的情况,因此要真实全面反映训练负荷则需要结合其他指标,如主观感觉,心率等。

4结论

(1)在优秀女子重剑运动员的日常训练中,免疫球蛋白指标的变化无规律性,仅局限于评价运动员机体的免疫状况。

(2)女子重剑运动员不宜安排持续6周的专项训练。1号和2号队员,对现在的训练安排适应情况较好,但是年轻队员对训练适应差,运动后不能完全恢复。对年轻队员应适当调整训练强度,或施以更好的恢复手段。

  • 本文GAGS:女子重剑论文,训练监控论文,生化指标论文
  • 咨询论文发表及论文撰写
  • 上篇论文: 视觉表象训练对乒乓球运动技能效果的影响
  • 下篇论文: 返回列表
上一篇:我国高校网球高水平运动队发展现状与对策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我要投稿

QQ在线编辑

服务热线

展开